我想,這應該寫在最一開始

恭喜謝小踏同學又長了一歲!!!!!!大家拍手~(鼓掌ing)

其實我本來想等到過12點再發的,但是我真的沒辦法等了

因為我明天還要早起.............

總之 生日快樂阿!!!!!!

 

 

 

 

 

正文開始--

 

副標:就算只做過臨時搭檔也是默契十足的!

cp:無(冰炎中心?)

要求:好笑

 

 

 

 

從冰炎一行自燄谷與冰牙精靈地回來,已經過了好一段時日。

 

而被他人改稱為“亞殿下”之黑袍的紫袍搭檔,依舊在醫療班及紫館間來來去去。

 

今日,冰炎剛從自家房間出來時,碰巧遇到住他隔壁在這段日子裡經過洗禮後成長不少的學弟,旁邊還跟著一隻據說是純潔無暇的獨角獸。

 

「咦?學長你要出去?」完全無視身邊在內心大喊“喔喔大美人”邊撲上去的色馬,疑惑的詢問著。

 

「去看夏。」直接一拳打趴對方,如同往常的簡潔回答,毫不拖泥帶水。

 

「我也要去。」聽到對方目的跟自己相同,立刻趕上已經往外邁開腳步的學長。

 

倒地不起的某聖獸連忙起身跟上,於是三人魚貫的朝向醫療班出發。

 

 

 

剛進入醫療班,一股溫和透著明亮的嗓音悠然飄入耳裡,「學弟,漾漾,式青,你們來找夏碎學弟嗎?」

 

點頭與被稱作阿斯利安的學長打過招呼,冰炎毫不客氣的問,「他不在這?」

 

漾起溫和的笑容跟一旁的小學弟打招呼並略過某馬揪著他看得眼神,阿利一邊回答,「他中午的時候回到紫館了,聽月見說似乎最近身體恢復的不錯,可以讓他回那住一陣子。」

 

微點個頭當作答謝與道別,冰炎馬上轉身打算前往紫館,不過卻被阿利喚住,「我正好也要去看夏碎學弟,一起走吧。」

 

於是四人丟下傳送陣,並在黑袍熟門熟路的帶領下來到夏碎的房門口。

 

連禮貌性的敲門都沒有,某自我的黑袍在無視自家學弟滿臉不妥的表情下一把拉開房門,「夏。」

 

只見綁著可愛髮飾的小女孩蹦蹦跳跳跑過來,「主人說請你們稍等一下喔!」然後就盯著跟大家一起走進來的色馬雙眼發亮。

 

「好久不見,小亭。」在阿利的寒暄中四人步入房內,不等人招呼的自顧自找位子坐著。

 

瞪了眼被某蛇看到頭皮發麻的色馬以作為警告,冰炎走到一旁關上的日式房門前問道,「夏,我進去囉?」

 

「等一下,我換個衣服。」溫和卻稍嫌微弱的嗓音從門內透出,同時阻止自家搭檔想一把拉開門的舉動。

 

頭也不回一掌將想偷襲的色馬推開,向來沒啥耐心的黑袍在等不到幾分鐘後直接拉開房門閃進去,將其他人關在門外。

 

「不是要你等一下嗎?」無奈的嗓音響起,縱使非常明白自家搭檔我行我素的個性也忍不住想嘆氣,夏碎深深慶幸自己已經把褲子換好只剩下上衣而已。

 

「囉唆!」不耐的一把搶過對方衣服粗魯地為其套上,然後無視對方那幾近苦笑的表情抄起對方,將他扶到外面的和式椅墊上坐好。

 

「謝謝。」依舊禮貌週到的道謝,夏碎環視了圍在矮桌旁的人,對他家的寵物蛇吩咐,「小亭,去泡茶和拿點心。」

 

「好。」小女孩戀戀不捨地收回視線,邊回答邊跑向廚房,沒多久就拿出總是被某紅袍喊著“沒消毒會毒死我哥”的茶與看起來很好吃的點心出來。

 

「這是翼族送來的點心,大家不用客氣。」邊招呼特地來看他的客人,邊幫自家女兒的頭髮重新綁好。

 

跟著在一旁坐下的混血精靈王子將從見面開始到現在仍一直不斷騷擾他的聖獸給轟去變成牆上的藝術裝飾,滿臉不爽的看著眼前的好友。

 

不在意對方那幾近恐怖的視線,夏碎仍舊無害地笑著招呼隨和的學長跟可愛的學弟。

 

在觀察一陣後總算放下心的冰炎,將注意力轉到黏在牆上的傢伙身上。

 

對於式青的來歷跟能力他很清楚,畢竟阿利他們的任務也花好些時日才完成,那隻該死的傢伙一直都在隊伍裡面,就算原本不知道最後也都清清楚楚。然而讓他在意的不是那些,而是從任務回來後仍然每天都來騷擾這件事情。

 

任務途中的舉動就算了,反正自己都在睡覺,雖然知道他老在身體邊打轉但還有更重要的事得處理,就當沒看到。但是既然任務結束,不滾回家還一直黏在身邊就令他不爽到極點。

 

其實他從醒來後就一直很想問那到底是誰的傑作,只是礙於有太多的事情得要先處理,例如得要確認眼前這笑得無害卻曾故意讓自己被大石砸頭之人的安危並向他道歉,又例如要讓無殿內自己一直重視的人(某人除外)確定自己平安無事。

 

然而如今或許就是釐清事實的最好時機,就不要讓他知道是哪個人做的!

 

雖然應該可以猜得到怎麼回事但高貴的混血王子危險地瞇起眼語氣冰冷的開口詢問,「那混蛋是誰帶回來的?」

 

剛剛還在進行溫馨八掛舉動的三人,瞬間定格了幾秒──

 

 

 

 

 

 

 

首先有動作的是某現在身份仍為病患的紫袍,繼續完成剛剛端茶杯的舉動,輕輕地啜上一口,微笑著。

 

同時反應過來的另一位紫袍則是拿起眼前的點心緩緩吃著,感覺像是完全沒聽到剛剛的話一樣。

 

比兩人略晚幾秒回神的某妖師則是瞄眼某學長,故作鎮定的喝起茶來。

 

望向眼前三人冷笑了聲,「阿利?」

 

放下手中的點心,一直接收到某學弟不安眼神的狩人漾開一如往常的陽光笑容,「事情經過學弟不是一清二楚?」

 

「那變態只說他身上有可以安定靈魂的東西。」冰炎完全沒有為人學弟的自覺不滿地瞪著眼前的學長,說著他從提爾那邊聽到的事情。

 

「這樣啊。」在感覺到兩道似乎想將他身上開出兩個洞的視線,依然笑得故我的褐色人兒在某妖師學弟的不安眼神下開口,「那天,我到會計部時遇到漾漾跟雅多他們正因為任務的關係而跑去找夏卡斯,我覺得有趣所以就跟他們去古老的聖地。」

 

「說重點。」完全不管他人感受的黑袍不耐煩直接打斷對方故事般的敘述。

 

聳聳肩,阿利從善如流的回答,「那天雷多拖著雅多先行離去,夏卡斯隨後也立刻離開。」

 

講到這阿利停頓一下,接收到自家小學弟那幾近哀求的眼光。不是我不保你,我可已經說過被學弟知道後我會去祭拜你,你就好好安息吧!

 

慢慢地揚起嘴角,溫和但卻不失朝氣的嗓音在空氣中響起,「因為怕漾漾出意外,所以我陪他直到他任務完成為止。」

 

心中狠狠地抖了下,只見漾漾瞪大雙眼,完全沒想到學長就這樣將他給賣了。啊啊啊~阿利學長你好狠~~~~~~~不是說要幫我嗎?

 

「喔~」某隻被稱作紅眼殺人兔的黑袍緩緩地轉向那經常腦抽筋的學弟,眼露兇光。

 

一秒立刻轉頭,漾漾乾笑著打量最近早已看到熟透的紫館,並且冒著生命危險跟某蛇搶食著桌上點心,就是死都不看他的代導學長。

 

「這麼說,我還記得學校那時還在傳有人帶著純潔的聖獸四處在走動。後來漾漾來探病的時候我才知道那人原來就是他呢!」,像是絲毫沒有察覺到空氣中的緊張感,用著像是聊天口吻的某病患笑著提供這八卦情報給那離開許久的搭檔。

 

沒想到會被陰的妖師當下差點噴出口中的食物,再次瞪大眼注視那被人評論為“不想為敵的好人”的人兒,心中哀號著我是哪裡得罪你要這樣整我。

 

完全可以感覺出自家學長的身邊已經開始發出黑氣,不自覺得顫抖一下,那還沒辦法完全控制自我能力的可憐妖師已經可以想像會有什麼下場在等著自己。

 

「哎呀,學弟你也不要這樣,漾漾畢竟是為了幫你。」深深覺得小學弟會就地陣亡的學長總算端出點良心出面緩頰,就在那小學弟帶著極度感激與獲救的表情看著他時,他緩慢卻清晰的給予最後一擊,「而且他稱讚你是大美人喔!」

 

某衰人當場石化。學長你這不是救人是害人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啊你!出任務時我是做啥事得罪你要這樣害我!

 

「學…學…學…學長你…聽…聽我解釋……」害怕到說話結巴的妖師試圖想辯解。

 

「喔~」某被人評論為惡鬼的王子漾出一抹燦爛至極的微笑,下一秒瞬間變臉兇惡的吼道,「你說,誰是大.美.人!」

 

接著,一個腳底瞬間出現在漾漾面前。

 

 

 

 

 

 

 

 

 

 

「小亭,如果你要吃要一口吞掉他喔!」認真叮嚀過自家女兒後,也不管她聽到後瘋狂的追著某聖獸的舉動,從頭到尾幾乎置身事外的紫館房間主人,邊看著眼前那令人懷念至極的“愛得鞋底教育”與“愛得鐵拳制裁”短劇,邊與同樣住在紫館裡的學長閒聊。

 

「真令人懷念。」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曾插手的夏碎仍舊溫和的笑著,眼神直盯著同樣笑得柔和的學長,「我以為你會幫他。」

 

但笑不語的阿利緩慢的喝口茶,眼神回視,「我以為會幫他的是你。」

 

接著兩人同時笑了起來,在笑聲漸歇後,夏碎有感而發的說,「我想褚說得沒錯。我們學院的人,報復心都很重的!」

 

所以褚,下次不可以再隨便接受別人的咖啡邀約了喔!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imeisama 的頭像
seimeisama

月光築

seimeisa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rielqueen999
  • 紅眼殺人兔XDD
    還好我沒亂撿東西回家的習慣!
    呆踏又大了一歲,不過還是個小朋友就是了~"~
  • 汗,相信你在怎麼撿應該也撿不到會殺人的兔子阿!
    撿到了就舉報給踏吧~他說他被踹被種都甘願~

    是阿,他又老了一歲~只是.....
    哪天才嫁得出去?(沉思中)

    seimeisama 於 2010/11/02 23: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