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同人-所謂的真相

副標:夏碎腹黑養成記

 

 

 

自從夏碎深受重傷躺在醫療班後,漾漾經常會去看(煩)他。

 

除了請夏碎教他功課之外,兩人間最常有的對話莫過於昏迷不醒的學長,每次去探望時總會被細細探問最近被那隻色馬稱為大美人的狀況。

 

不過這也不是沒有好處,有時兩人在關切的問答中會不自覺得討論起那隻被稱為紅眼殺人兔的過去。

 

這一天漾漾又跑去醫療班探望學長的病情,兩人如往常聊到睡王子的事情,夏碎帶著一抹輕笑,淡淡開口,「醫療班都快變成他家。」

 

「因為要躺很久嘛!」漾漾直線條的回應。

 

夏碎笑著看他一眼,「不,我是說他進醫療班了。」

 

看著眼前的小學弟臉上冒出無數個問號,夏碎輕笑起來,不打算解釋的他眼神飄向遠處。

 

那時,他們才國中……

 

 

 

 

 

「冰炎,你還是再休息一下吧。」以略帶擔憂的語氣說話的是個無袍級的孩子,而旁邊的白袍卻滿臉的不在乎。

 

「不用,任務不能拖。」絲毫不將對方的話放在心上,只是丟下移送陣。

 

此時兩人才搭檔沒多久,看著眼前的搭檔,藥師寺夏碎無比的頭疼。

 

因為自己能力不夠所以被他拖累的冰炎身上總有大大小小的傷,當然有些也是因為他自己根本不把受傷當一回事所造成的。

 

雖然知道自己實在沒有辦法趕上眼前的人,也明白對方並不是輕視自己,甚至可以說對自己多有關照,但那毫不在乎身體和總不聽從別人意見到我行我素地步的傢伙,著實令他有些不滿。

 

深吸口氣,決定再次溝通的夏碎開口說道,「冰炎你真的不要逞強,傷才剛包紮好要多休息,先回去明天在做也行。」

 

「說了不用。」白袍語氣平淡地回應,完全不打算採納對方的意見。

 

暗暗咬牙,夏碎有些憤恨的瞪著眼前的人。不管怎樣他們是搭檔吧?就算自己能力不足老需要他照顧也不能這樣為所欲為啊!此時夏碎心中泛起了一股怨念,並獨自盤算要如何才能讓他深刻明白

 

「發什麼呆?要開打了。」被眼前帶有些許疑惑得臉給嚇到,秘密計畫某事的夏碎漾起平時那淡雅得笑容,「不,沒事。」

 

再次瞪了莫名神遊的夥伴,白袍依舊是那不冷不熱的語氣,「快點拿出你的幻武兵器,不然等著被秒。」

 

拿出冬翎甩後,決定先把眼前任務解決再來打算,於是集中精神不再亂想。

 

事情進行得很順利,雖然對方有人埋伏不過一切都還在掌控範圍內,兩人可說是游刃有餘。

 

然而當他們以為事情都解決的差不多而放鬆戒心時,對方突然一個攻擊打到夏碎站立地點旁邊的石頭上,霎時碎石飛濺。

 

眼前突然出現很多石塊,夏碎本想立刻縱身跳開,但看到眼前夥伴身影時,一個念頭突然在他腦中成形。

 

 

 

印象中他很討厭醫療班的輔長。如果我不動,冰炎肯定會來救我,等他被石頭打昏之後,回去就可以好好在醫療班休息不會在一直不要命得出任務了。

 

 

 

瞬間停止剛要移動的身影,下好決定的夏碎動也不動的等著石頭往他頭上砸。

 

「夏碎!」揮槍把敵人打飛,冰炎眼看搭檔就要被碎石打中,想也不想立刻衝上前去。

 

於是後來偉大的黑袍就這樣在他搭檔的暗算下被石頭砸昏。

 

昏倒前意識逐漸模糊的時候,他聽見耳邊傳來輕輕地如同惡魔般的聲音,「親愛的搭檔,如果你下次再不聽聽我的意見,我可是會讓你一直進醫療班讓輔長好好照顧你喔!」

 

看到眼前已經昏迷的白袍,夏碎微笑的揹起他回到醫療班,並任輔長將他上下摸個通透也沒阻止一聲。

 

當然,冰炎起來後自然是給那變態一頓好打。

 

夏碎見狀也只是揚起一抹笑容安慰他,「這樣也不錯啊!以後有固定的人可以幫我們忙。」

 

冰炎看著眼前那笑得一臉燦爛的搭檔,又想起他昏迷前說過的話,微瞇起眼,「夏碎你難道是……故意的?」

 

夏碎聞言更加深笑容的燦爛度,「我可是真的躲不過。」

 

「……」看著眼前睜眼說瞎話的最佳案例,冰炎突然感到一股寒意。

 

再後來,冰炎在幾次不死心的嘗試卻每次都莫名的進醫療班後,徹底的體悟到自己的搭檔不是隨口說說得。

 

在多次重傷後,被人稱作惡鬼的殺人兔完全明白自己這被他人說是不想為敵的好人的夥伴之腹黑,再也不敢私自作下任何決定。

 

 

 

 

 

望著眼前笑得很優雅的夏碎學長,漾漾不知怎地泛起一股寒意,於是害怕地輕喚,「夏碎學長?」

 

移回遠望的眼神,夏碎仍然笑著,「看來,冰炎很懷念以前那段剛搭檔的日子呢!等他醒了或許我們可以重溫一下當時情形。」

 

狠狠地抖了一下,漾漾直覺地感到危險,馬上僵笑著說,「那我不打擾學長休息了!學長再見。」大大鞠個躬立刻衝出去,彷彿醫療室內有什麼會飄得東西存在似的。

 

目送小學弟離開,夏碎淡淡地笑著,「我可是很期待的喔,搭檔!」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imeisama 的頭像
seimeisama

月光築

seimeisam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eelier
  • (竊笑離開)......
  • 汗星~
    你只是笑我哪知道你喜不喜歡?

    seimeisama 於 2010/04/12 23:34 回覆

  • seelier
  • 覺得挺有趣的~(繼續笑)

    學長完全被腹黑吃死的感覺不錯!! (被踹走)
    辛苦妳了阿月~
  • 哈,我不是說過
    紫袍就是為了要壓黑袍嘛~
    更何況是那隻殺人兔呢?

    seimeisama 於 2010/04/13 22:49 回覆